Skip to content

时代周刊:打破乔布斯两年一突破神话

《时代》周刊网络版近日刊载文章称,人们不应迷信于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每两年就会推出一种足以彻底改造整个行业的突破性产品的“神话”。文章指出,与出于情感因素来对苹果的前景感到焦虑相比,基于具体数据和对乔布
斯成就的准确评估来作出判断才是更有意义的作法。

http://kr.uc.hk/wp-content/uploads/2017/08/01380236681.jpg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苹果iPhone 5s和iPhone 5c已在上周五上市,首个周末的销售量达到了900万部,超越了iPhone 5在去年创下的500万部的纪录。我觉得,这对苹果和iPhone来说明显都是个好消息;或者说,至少不是个坏消息。

然后我在ABC News网站上看到了一篇由桑迪·康诺尔德(Sandy Cannold)撰写的文章,他认为新款iPhone销售表现如此之好并在消费者中引起了如此之大的反响,实际上可能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

“在我看来,言过其实的炫耀和破纪录的上市首周末销售量实际上是令人担心的事情。苹果粉丝先不要拉我去示众,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先让我把话说完。我毫不否认苹果将通过出售这些新手机而赚到庞大的利润,也绝对承认这家公司目前并未面临变成黑莓或诺基亚的风险。但我之所以要小小地表达一下自己的疑惑,是因为看起来苹果现正试图从已经年迈的产品中挤出最后一丝利润。”

如果你曾看到过类似的文章,那么就会知道康诺尔德想要表达的意思是这样的:

“苹果已经不再是史蒂夫·乔布斯治下的苹果。以前的苹果每过两年时间就会推出一种如此具有创新性的产品,令整个行业发生永久性的改变,从而震撼整个消费者电子世界;但那样的苹果已经一去不返。乔布斯用音乐(播放器)、智能手机、电脑和其他一系列产品做到了这一点。但令人难过的是,自从他去世以来,创新的时代已经让位于增量变化的时代。我坚定地相信,如果乔布斯还在世,那么一定不会满足于单靠改进产品来赚取巨额收入。”

没错,这确实是个问题。在乔布斯治下,苹果每两年左右就会发布一种足以带来一个新纪元的产品;而在蒂姆·库克(Tim Cook)的管理下,苹果只具备采取一种令人厌烦的、渐进式的商业战略。在康诺尔德的文章中,他将这种战略称作“渐进主义”。

但我要说的是,康诺尔德所缅怀的苹果黄金时代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乔布斯生前并未像时钟那样精确地每两年就改变一次世界;事实上,他是所谓“渐进主义”的大师。

让我们来看看,乔布斯到底有几次“推出一种如此具有创新性的产品,令整个行业发生永久性的改变,从而震撼整个消费者电子世界”?在创立伊始的就年时间里,也就是1976年到1985年间,苹果推出了两种这样的产品:Apple II和Macintosh;或许也可以算是三种,如果LaserWriter激光打印机也能算一种的话。

但出于简单叙述起见,让我们从1997年7月9日开始说起吧,当时吉尔·阿梅里奥(Gil Amelio)辞去苹果首席执行官职务,从而令乔布斯重新获得了由他联合创立的这家公司的完整控制权。结束日期就定在2011年8月25日吧,那时乔布斯宣布离职,正式将苹果移交给库克。按我的计算,这一阶段中共有5161个日日夜夜。

我觉得,几乎所有人都会同意首款iPod(2001年上市)、iPhone(2007年上市)和iPad(2010年上市)是永久性改变了整个行业的产品。此外,苹果在1998年推出的首款iMac也是如此;你可能会说,与其说iMac是苹果在技术方面取得的胜利,倒不如说是在包装和营销方面取得的胜利,但事实是这种产品所带来的影响到今天仍可为人感知。

除此以外,还有两种苹果服务也产生了历史性的影响,那就是iTunes Music Store(2003年问世)和App Store(2008年问世),那么就让我们把这些服务也加入到名单中吧。至少按我的标准来说,这就已经是苹果令整个行业都发生了永久性改变的所有产品和服务了。在库克的领导下,苹果尚未推出这样的产品或服务。

也就是说,这期间苹果总共推出了六种能令行业发生彻底改变的产品或服务,平均下来每860天推出一种,但有些时候时间间隔会比这一平均值长得多。这种成就确实令人侧目,但并非每两年就启动一次革命。再来看看库克,他担任苹果首席执行官至今也不过只有两年多一点,因此尽管事实上他确实还没有推出任何惊世的产品,但也不值得为此感到深深忧虑。

当然,怀疑人士并没有等到库克任职两年就已开始指责他奉行“渐进主义”了。就库克推出的所有苹果产品而言,这种谴责都如影随形,从2001年10月份他宣布推出iPhone 4S开始从未停歇。从一开始,就有无数人早已认定他将无法达到像乔布斯那样的高度。

而这正是一种不合理的焦虑。库克确实需要填补个人技术历史上最大的一个空缺岗位,而且不管是他还是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能力做到那些对乔布斯来说像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与出于情感因素来对此感到焦虑相比,基于具体数据和对乔布斯成就的准确评估来作出判断才是更有意义的作法。

就我而言,我一直都认为在苹果进入一个全新的产品领域以前就对库克下定论是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苹果将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做这件事情,到时有可能会极其成功,有可能会一败涂地,也有可能会介于两者之间,正如乔布斯生前推出的某些产品那样。但是,现在库克还没有远远落后于乔布斯的脚步,他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我觉得,库克至少在2014年底以前还能有这种余地;而在那以前,没什么理由能让我也加入担心苹果前景的行列中去。

再回到“渐进主义”的话题上来。我不知道为何康诺尔德及其他很多人都认为,这种策略与乔布斯的遗产是相悖的。对于苹果以往所取得的每一次飞跃式进步而言,每一次都是通过“积硅步而成千里”的方式而取得成功的,这些比较小的步伐使其产品变得更容易使用、速度更快、厚度更薄、重量更轻、形体更加优美以及更加有用。苹果最重要的产品可能是那些改变了游戏规则的产品,但其最好的产品却一直都是那些得益于渐进式睿智改进的产品。而就我记忆所及,乔布斯从来都没有因为这些改进后的产品所带来的庞大利润而感到有什么负罪感。

请牢记一点:即使是对乔布斯而言,他生前也经常都会因为发布的产品会令权威人士打瞌睡而受到后者的抨击。如果说就连乔布斯本人也做不到外界眼中的乔布斯应该能做到的事情,那么用外人眼中的乔布斯来作为衡量标准以认定库克没能维护其创新宗旨,那么岂不是毫无意义?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